上一篇:0劫杀 酒店赔55万和解外甥女摆喜酒姨丈被PK1 下一篇:三主角大战魔物招式华丽《鬼泣5》血宫模式宣传片

筑堰黄浦溪刘分分彩濞

  黄浦,原黄浦乡政府所在地,今属泾河镇。邑人刘中柱《宝应名胜纪略》记载:“城北二十里黄浦堰,堰东有潭,其深莫测。明隆庆戊戌(当为戊辰,即二年,1568年),居民先闻潭下隐隐如笛声,盖龙吟也。秋大水,风雨暴作,龙忽决堤而去,遗蜕鳞爪。有司贡之于朝,赐名蜕龙潭。”蜕龙潭所在,近人王宗筠《重建南溪草堂记》云:“一水绕东隅,蜕龙潭来源可溯;群仙降西社,来鹤堂旧址犹存。卜宅之地,是为南溪。”县境北部大溪河,古名黄浦溪、南溪河。乾隆《江南通志》:“黄浦溪,在宝应县北二十里黄浦镇南,西通运河,东入凌溪,又东北入射阳湖。”1969年取直线开挖,西起黄浦镇,向东经崔堡、大兴舍、魏荡南至鹅村东入蔷薇河。由此可知,蜕龙潭在今大溪河西端运河堤下,黄浦堰故址当在西侧运河堤一线。

  据顾炎武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所云,黄浦堰相传为吴王刘濞所置,“白浦至黄浦,五百余里,捍盐通商,今废”。白浦即今南通如皋市白蒲镇,陆路经如皋、海安、盐城东台、泰州兴化大垛、中堡一线,由盐城盐都大纵湖镇向西,至黄浦约230多公里。而由通扬运河至泰州市海陵区,再沿水路经高邮市甘垛镇、兴化市李中镇、沙沟镇,由宝应县射阳湖镇入大溪河向西,水程为260公里左右,正是“五百余里”。

  刘濞是刘邦兄长刘仲之子,性情剽悍勇猛,年仅二十,以骑将身份随从刘邦击英布,因功封吴王,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,定国都于广陵(今扬州市)。刘濞就国后,“吴有豫章郡铜山,即招致天下亡命者盗铸钱,东煮海水为盐,以故无赋,国用饶足”,以致“汉并二十四郡十七诸侯,方输错出,运行数千里不绝于道,其珍怪不如东山之府;转粟西乡,陆行不绝,水行满河,不如海陵之仓”。据《氾胜之书》:“吴王濞开茱萸沟,通运至海陵仓。”刘濞所开茱萸沟即今通扬运河的前身上官运盐河,始于今扬州茱萸湾。自此,黄海之滨盐场所产海盐,均可由上官运盐河经海陵(今泰州市)运至扬州。

  但海陵之所以成为货物集散地,当不仅出于盐运的需求,还应当担负有“转粟西乡”的功能。东南贡赋由江入淮,除自广陵经吴王夫差所开邗沟入射阳湖达淮,还需一条经海陵向北入淮的水路,这条水路就是海陵溪。乾隆《江南通志》云,“海陵溪,界高邮、兴化、宝应、泰州,南受泰州、邵伯、高邮诸水,西北入射阳湖”,又据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云,“海陵溪,在(今宝应)县东九十里,自兴化县流入界,俗呼琵琶头,与马长汀相接,西北通射阳湖”。宝应的这段古河道至今仍然存在,干旱年份水位降低,岸边就会出现一排间隔2米多的木桩,数里不绝。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“马长汀”条注:“县东九十里,东北通盐城界,南接博支湖,北会射阳湖,西连海陵溪。”则马长汀为吴王夫差所开邗沟旧水道,海陵溪至此与邗沟水道相接。《大清一统志》云,“凌溪,在县东北,西接黄浦,南通黄昏荡,东北入射阳湖”,则海陵溪经过凌溪亦可与黄浦溪相通。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又云,“黄浦溪去治南六十里,东南至故晋口,入射阳湖,西达三角村,入双沟”,今西安丰镇绿草荡南尚存地名固晋,附近地名则有林溪、太仓,与射阳湖镇经南泾河、安丰河相通,则凌溪正当为这一线之旧河道也,亦当为吴王夫差所开邗沟“西北至末口入淮”起始一段水道之遗迹,而今大溪河正是在射阳湖镇水泗集镇与其相通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说,“仓城在(淮安)府城东南”,并引《太平寰宇记》“山阳东南有故仓城,与郡城相接。隋文帝将伐陈,因旧城修筑,储积余百万石。大业末,恒有陈谷,乱后荒废”,又引《淮安府志》“今府东南六十里有仓城”,此仓城与今西安丰镇固晋、太仓一带正好吻合,可知海陵仓非止一处,刘濞时海陵溪起点在今泰州海陵区,终点则在今西安丰镇太仓、固晋附近的故晋口,凌溪本为海陵溪一段,隋文帝伐陈“因旧城修筑”之旧仓城亦为当年之海陵仓也。

  刘濞为何弃海陵溪北端一段即凌溪不用,而于黄浦筑堰转经黄浦溪入白马湖,再向北经山阳浦入淮,恐正与海陵溪经过今射阳湖镇即汉射阳故城有关。汉高祖十二年(公元前195年),刘濞受封为吴王时,射阳侯国尚在,但汉惠帝三年(公元前192年),射阳侯国就除为射阳县了。刘濞“擅山海之利,能薄敛以使其众”,在与中央政权关系融洽时问题不大,但产生嫌隙以后,“背德反义,诱受天下亡命罪人,乱天下币,称疾不朝二十余年”时,自然就不愿意在中央政权面前露家底了,他的贸易往来特别是盐运,就需要避开中央政权的射阳县城,这就是他在马长汀斜向西北进入黄浦溪、分分彩由白马湖达淮的心理动机,这也是“捍盐通商”的真正内涵。古黄浦溪应在今曹甸镇崔堡附近斜向东南,经下舍、今望直港镇北沙、獐狮荡、今广洋湖镇鹤湾,于兰亭附近入马长汀接海陵溪。当然,我们今天所说的凌溪以及黄浦溪自崔堡向东南入马长汀的一段水道,那时也许都在射阳湖中,如此,则由故晋口入淮改由经黄浦溪入淮,不过是在射阳湖中稍稍改变方向而已。

  刘濞筑堰黄浦溪表明,今天的淮扬运堤一线,自古就是江淮东部地区西部与东部高差的分界线,所以才需要在黄浦筑堰蓄水,以保证由黄浦向西水道的畅通。二是西汉以前,白马湖就有水道向北达淮,这应当就是《水经》所言之中渎水。三是由海陵溪至故晋口斜向西北入淮,改道由黄浦溪入白马湖经中渎水东北入淮,提示了前此荆王国与射阳侯国、刘濞吴王国与汉射阳县、后此刘胥广陵王国平安县与汉临淮郡射阳县的分界。刘濞筑堰黄浦溪,实乃今宝应境中邗沟第一变。
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站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 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 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pk10助赢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