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:未分分彩播直言“都没办法”陈小春回应《爸爸去哪儿6》 下一篇:德司理参军考(下)范仲淹幸运飞艇任广

时彩年风雨悲喜剧扬州个园演绎百时

  纸媒记者、总编,供职于多家报社。退休后创作、旅游、打理博客、微博、微信、qq等自媒体,已出版多部散文、博客文集。

  古人云:“杭州以湖山胜,苏州以市肆胜,扬州以园亭胜,三者鼎峙,不可轩轾。”清代沈复称赞扬州园林“奇思幻想,点缀天然,既阆苑瑶池,琼楼玉宇,谅不过此。”而扬州园林,又以个园为最。个园园林雄奇,风姿独特,一竹一石最有个性。

  扬州个园在国内外享有盛誉,也是中国四大名园之一。这座清代扬州盐商宅邸私家园林,以遍植青竹而名,以春夏秋冬四季假山而胜。 由两淮盐业商总黄至筠于清嘉庆23年(公元1818年)在原明代寿芝园的基础上拓建为住宅园林。

  个园以叠石艺术著名,笋石、湖石、黄石、宣石叠成的春夏秋冬四季假山,融造园法则与山水画理于一体,被园林泰斗陈从周先生誉为国内孤例。

  在中国绘画中,岁寒三友梅竹松永远是传统的题材,千百年来,松竹梅在最冷的时节,斗雪迎霜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高尚人格的象征。而竹子是江南最常见的植物,几乎各代名家均有画竹的佳作,“个”在传统的中国画技法中,就是竹子的画法。想必个园建造者自喻自身有高尚人格,所以命名为个园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个园园主为大盐商黄至筠,黄氏祖籍山西,在清代的康熙、雍正、乾隆时期,扬州经济兴盛,成为我国长江流域中部各省的食盐供给基地,到乾隆、嘉庆年间,扬州城里盐商云集,时时彩水上盐船如梭。明清两朝政府都将两淮盐运使司公署设在扬州,派要员充任。

  黄至筠靠钻营倒盐给自己带来了财源滚滚,骤然家资累积巨万,光建个园就耗银600万两。靠经营盐运中饱私囊。我国自汉代就实行盐铁官卖,汉吴王濞开邗沟,自扬州茱萸湾通海陵仓专以运盐。清初实行“盐引制度”,黄至筠资本雄厚,拥有大量盐引的富商,集产、供、销于一身,总揽整纲盐课,称为“商总”。

  黄至筠从盐场购盐一转手,获几十倍以上的盈利,很快富甲一方。他手中的盐,就是清政府国库里白花花的白银,大清国治水、平叛、救灾,都从盐商的腰包里掏钱。到清末与外国列强签订众多不平等的赔偿条约,也以盐税做抵押。康熙、乾隆多次南巡,为了巴结皇帝,扬州地方官员和盐商们纷纷修建园林,纵情享乐。

  据说个园的设计出自清朝著名画家石涛和尚的手笔。石涛一生游历名山大川,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在个园的设计中取材自然,又敢破常格,从而使个园有了“月映竹成千个字”、“一石则见太华千寻”的艺术魅力。

  黄至筠虽为盐商,但也伪装文雅,与郑板桥、石涛、袁枚、扬州八怪等文人交往甚厚。人称黄氏性爱竹,自号“个园”,以号做为园名。个园之“个”字,则“竹”字之半,其形状又似竹叶。未入园门,但见修石依门,翠竹葱葱,竹影映衬,在园门的墙上撒下重重叠叠的竹影,形成一个个“个”形图案,月门上嵌着的石刻“个园”两个大字,在竹影中隐现。

  个园月门前之竹,巧妙地利用漏窗效果,使院内外色调各异,却又相辅相成,有“壶天自春”之美象。其竹石之配置,颇有扬州八怪书画的风格。”可见黄至筠虽为盐商,又不失附庸风雅。

  个园宅有三进,有天井、回廊、套院、花坛等,其布局严紧,设置精巧,雕饰精美。园中亭台楼阁,又各具特色,与四周景相和谐。其正厅“宜雨轩”,廊柱上悬挂着一副题联:“朝宜调琴,暮宜鼓瑟;旧雨适至,今雨初来。”巧妙地将轩名“宜雨”二字嵌入。

  园中楼有三座,曰“丛书楼”“觅句廊”“抱山楼”。觅句廊有一副对联:“月映竹成千个字,霜高梅孕一身花。”是清代著名诗人袁枚所题。抱山楼是园中主体建筑,楼中央悬一大匾,上写“壶天自春”四个大字,楼正中一楹联:“二三星斗胸前落,十万峰峦脚底青”为郑板桥所书。郑板桥的字有“乱石铺街”之美誉,看看郑板桥的字,再看看园中卵石铺成的小路,其二者和谐而有韵致。

  四季假山是个园的精髓。住秋阁前郑板桥所书的“秋从夏雨声中入,春在寒梅蕊上寻”的楹联传神地描绘出了四季假山的景象。春山在宜雨轩前,一叠石峰,小巧玲珑,配以参天拂云的翠竹、花木,更显得春意盎然。夏山紧临抱山楼,由具有江南风味的太湖石堆叠而成,秀石剔透玲珑,山中有洞,曲径幽遂;山洞石缝中,玉兰盘根错节,飞禽走兽,栩栩如生,真山真水一般。

  秋山在个园以黄山石叠成,其粗犷豪放雄伟而壮观。从秋山步石而下,过“透风漏月”亭,是冬山,迎光闪闪发亮,背光皑皑发白;冬梅疏影点点,“残雪”寒气逼人。四季假山分峰用石,石求“透、漏、险、瘦”,看似随意堆放,也正象郑板桥的字一样,略看无道,而道在其中。整个园林,路随景转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山石翠竹,四季花木,匾额楹联,犹如一幅“扬州八怪”优美的画卷,集大江南北之精华于一园。

  据说园子里的假山,有的是用白银浇铸的,每座重达千斤,因为无人能够偷盗,故称为“没奈何”,真是珍珠如土银如石。园子的豪宅,用料极珍,华贵典雅,显示出黄至筠的家居生活考究与奢华,印证着黄至筠财力的雄厚。

  传说黄家的鸡都吃人参,这种鸡下的蛋一两银子一枚。黄至筠喜爱吃鲜竹笋,他就雇人携带炉子和厨具的担子,在黄山挖出竹笋后即刻烹调,然后挑夫飞快下山,行走百里赶到个园,竹笋刚好出锅。一盘竹笋竟然如此费周折,颇类似唐代杨贵妃吃荔枝般的奢华。

  黄至筠平时还养了一个200多人的戏班子,每日里弦乐悠扬、歌舞升平。黄至筠的儿子常备十几种点心和十几种粥在早晨待客,如果没有客人来,这些待客早点就统统倒掉。黄至筠的骄奢淫逸,给其子孙埋下祸根。尽管他用大把的金银为两个儿子捐输了的官职,可儿子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节俭,最后,儿子们还是保不住个园。1868年个园被他穷困潦倒的儿子黄锡禧低阶卖掉。到了黄至筠的孙辈,更有穷得揭不开锅者。

  古往今来,一粥一饮,当思来之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何况由俭入奢易,由奢返俭难,万贯家财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。

  挖空心思横征暴敛,费尽心血建造的个园最后却被儿子贱价转卖,这是黄至筠当初建园时万万没有想到的。清人金雪舫的一首诗点破:“门庭旋马集名流,兵燹余生感旧游。五十余年行乐地,个园云树黯然收。”

  个园,只留下人们茶余饭后的一段笑料。以史为鉴、历史常有惊人相似之处。在当前反腐倡廉的新形势下,黄至筠这个史上贪官穷途末路咎由自取,大好园林个园倒成了扬州百姓一处休闲赏景好去处。
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站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 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 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pk10助赢 All Rights Reserved.| 网站地图